自说自画
刘继潮

新建网页 1

    我的山水画作品《迹》在一九九三年全国首届山水画展览获奖之后,创作山水画的冲动,几乎一发而不可收。有些朋友奇怪,原来是画人物的,怎么突然客串起山水画了?其实,我并非只画人物画。在中央美院国画系研修期间,系里明确规定:专攻山水、花鸟的,一定要研修人物课,特别应画人体。反过来,专攻人物画的,也一定要研修花鸟、山水。当时,系主任叶浅予先生讲课时,进一步要求我们,要"贯通画理画法,穷通人情世态,旁通山水花鸟,变通中外古今"。叶先生的美术教学思想,是具有前瞻性的。
    作为一个现代中国画家,在画材选取方面,没有必要先给自己设定个框框,只画什么,或不画什么,然后一辈子在一个极窄小的框框内打转。"传统型"画家中的少数天才,确有如是走向成功的。但现代艺术创作,更趋向于画家综合素质的表现。单一、狭窄的创作取向,只会限制自己的创造激情,无疑象是自己废弃了自己的一条好腿。
    今后,如果有可能,在不同的时期,根据不同的感受,有感而发,我想,也许会创作或山水系列,或人物系列,或什么别的系列等作品。
艺术贵在情感的真诚和形式语言的独到。突破自然山水的固态空间,糅合哲理思维的自由空间,追求自然与人文、抽象与具象、墨与色的结合,我企盼努力创造出蕴涵着绵延历史感的现代中国山水画的样式。从文化层面表现山水,而不是仅仅停留于自然浅表。这一创作思路,与过去创作的山水画"迹"的构思基本是一致的。
    时下,靠一次包装或展览也许就"著名画家"了。我这个人很难脱俗,经常为生活所累,从事美术教育几十年,仅能算个画画的而已。画画的人与工匠并无大异,重技艺,求精到。我常痛惜损失了太多艺术实践的时间和机会。画起画来又太认真,反反复复地穷折腾,出作品既慢又少。面对友人的关心,只得用身不由己来搪塞,内心实在惭愧得很,甚至觉得还不如日复一日重复劳作的工匠。
艺术创作将更加多元化。理论家们如再去争论什么,路该怎么走之类的问题,然后再去各是其是,各非其非,已显得有点无聊了。现在的关键是美术家应有更多独立思考的时间和自由探索的空间。原创性、独特性、个性是真正艺术家梦寐以求的艺术至境。艺术家应该走自己的路。中国绘画的现代化,必然是由当下艺术家们清醒的绘画实践所建构。
    我将继续在绘画创作中折腾下去,"画如布弈",再次开始的又一盘棋,其变化仍将是难以予想的和不可穷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