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一《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
成中英

新建网页 1

     我在二零零九年八月到安徽.合肥出席一项有关诠释哲学的会议,会间有知名中国水墨画画家刘继潮教授来看我。他告诉我他最近受到我写的有关"观"的哲学诠释,即《论"观"的哲学意义与易的本体诠释》一文的启示,取得了用本体诠释的方法说明中国绘画中空间景物构建特质的成果。此后刘教授又来看我与我谈了数次,使我对他的研究工作加深了理解。刘教授是中国画画家,他自80年初就开始绘画参展,他的画不但均被收藏而且屡得奖。由此可见刘教授对中国画的创作是有丰富的实践基础的。在此基础上,他很早就开始了对中国绘画的特质的思考与研究,可说是由实践活动而跃升为理论活动,而且坚持理论的探索至今,显示刘教授是一位具有特殊学者气质的学者画家。我说这点很重要,因为这点解释了他何以能注意到我的有关《观》与《本体诠释》的哲学理论书籍,深入的开发了他对传统画学中沈括"以大观小"有关画中空间事物布置结构的解说,更正面的为中国绘画的理论与实践的定位与评价作出了重要的成果。
    刘教授的新著《游观: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就是他对以上有关"观"的认识在中国画论中的发挥与解说。他扬弃了一般用西方透视以及"散点透视"的视觉理论来牵强附会的说明与合理化中国山水绘画的做法,可说是一大变革。在区分"观"与"看"的说明中,他引进了"本体之观"与"物象之原"的观法,完全呈现了也印证了我说的本体思想中本与体的动态的表象过程与活动。可说即为对真实世界的具体诠释。刘教授的发挥把中国画论既推进现代与后现代又还原于其根本的真实。这自然是一创举。我从刘教授的与我的谈话中感受到他的兴奋与欣喜。我自然也为他的欣喜与我的见地与理论在美感与艺术领域中发挥影响与作用感到兴奋。
    近代以来,作为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部分的中国水墨画进入到与西画比对与相互论说的时期。如何理解中国画的绘画原理自然成为极具挑战性的论题。西画一向重视写实,即使对神话与神学中的人物也是用写实的笔法、色彩与眼光尽情的表露出来,为了要达到此一目的,自然重视现实中几何空间之距离与物体大小比例的目测与透视衡量方法应用。此一方法的自觉运用首见于达文西的遗作。这可说是"以物观物"的方法。但以此法所得之物是否为物的全貌呢?是否能够显现物的内涵特质呢?再者,物在时间变动之中,是否可以此法显示物之动能与生态呢?这些问题可能在西画理论中都有它的解说,但都不外就感觉、印象与信仰立论,引发了西方十九世纪末以来诸多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绘画学派的发展,构成西画缤纷多彩的活动空间,令人眼花缭乱。但从另一角度观察,显然我们看到的缤纷多彩正是由于对现象的迷惑与对真相的难以探求的结果。何以如此?也许正是由于画家"不識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困境造成。当然这不是说此一事实不正是人类绘画的一个动力,而此动力其实是与科学的发展相应的:真理不可求而又不得不断的去求,因而我们仍然要以创新的姿态锲而不舍的追求下去,以此努力创作出新的成果与成绩,推动了新的学派与创作运动。
    在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用心灵的慧眼超然于万物之上,但又不失对万物的关注,从不同的角度与方面来观赏万物于天地之中,又能远近自若的观照万物的个体与其活动的空间与过程,如此持久积累,必能基于心灵自身可远可近的观照自由能力,把众多的个体与整体的景观自然组合为一个相互融合的景观体系,也把众多的观点自然结合为一个远近自若的观照体系,显示为一个整体的动态的空间万物体系。以此观照体系来观照空间万物体系之物,也必能凸显任何物在整体的具体与地位的重要性;同时也就凸显了具体事物的特色与特征,而仍然保有其相应的系统背景结构。物之大小远近并非问题,观的能力自然凸显出具体物象的气质性与感染性。这可以名之为"以心观物",不再为"以物观物"的物困郁于固定的空间之中。此一观物的方法也可名为"观的观点",其实是"观的无观点"。我之所以称之为"观的观点"是因为我们能在长远的众多观点之中超融出一个包含众多观点的观点,亦即一个心灵结合多观点的反省的观点,体现一种自任何一个观点的解放,故也可以看作"观的无观点"。我以此来诠释说明周易动态本体宇宙观的形成。刘教授作为画家关心中国画法,接受了我的易学中的"观"的概念并得到启发,用之以说明中国山水画的画法的特点,也说明了中国画的形成的方式与景观的表达的方式。为了说明这一"观的无观点"或"观的超融观点",刘教授用了"游观"一词,我觉得是非常适当而生动的。此一观念可说结合了庄子的"逍遥游"的观念与我的"观"的概念,是有创意的,也是有实践的内涵。但"游观"必须是以广博的多观点或超越观点的观为基础的,是一种动态的包含与超逸的融合。在此观照下布置山水树木甚至人物,形成整体的和谐景观,也就达到了"本体诠释"的目的。
    显然,在我说的"观"的观照下我们不但可以体现沈括的"以大观小",也可以体现"以小观大",不但可以体现"以远观近",也可以体现"以近观远",不但可以体现"以上观下",也可以体现"以下观上"等诸种大小自若与远近自若的体验自由,更可以体现艺术创作的展现与表现自由。以之来说明中国绘画的创作原理,可谓再清楚明确不过了。以之来理解与鉴赏传统的中国山水画境甚至人物画像,从五代宋元明清以来的大家如荆浩、关仝、董源、巨然、范宽、黄公望、王蒙、沈周、文征明、仇英、八大山人、石涛、梅清、罗聘到现代的傅抱石、黄宾虹、张大千与李可染等名家,无一不可以得到充足合理与自然贴切的说明。要点在"观",在具有观照能力的"本体体现"与真实的生动体验。
    过去数年来,我从本体与本体诠释的观点思考何为美,何为美的经验与体验,何为美学的判断。并在2008年夏月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讲授中西比较美学,对何为美的艺术的创作与何为艺术的美的体验进行了解说,对传统中国的"本体美学"与当代西方的"问题美学"进行了分辨。"观"不但成为真实的体验,也同时成为本体思维的方法。读了刘继潮教授的新书,对其内容,颇能引为同道。进而更感动于他的思想活力与语言的流畅,故乐为之序。
 

2010年7月23日 于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