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上的自然 ---有感于刘继潮先生的“‘游观’论”
王永敬

新建网页 1     不久前,刘继潮先生所著《游观: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由三联书店出版,该书从理论疏证和创作评述上,都对中国古典绘画空间问题作了深入的探讨和论述。在学术建设上,则解决了沈括"以大观小"之论出现以来,表现于中国绘画空间上的诸多悬疑问题,以不畏强手成见、勇于开拓的精神,对古今历史上的有关误读性结论进行了甄别。该书中许多富有创见性的理论论述,有填补该研究领域空白的意义。作者把中国古典绘画空间的特殊文化理念下的观察方法、创作方式,直接命名为"游观",也是其对中国文化研究所作的一个发展性学术贡献。笔者以为,该书就是一本系统性的"'游观'论"论著。
    刘继潮先生在书中说他"在探究'以大观小'的艰苦思索过程中,沿着沈括'山水之法'的内在理路,发现'游观'二字含蕴的独特意味。"所以"进而对此进行挖掘与诠释"。
    "游者,游心太玄,游目骋怀;观者,俯仰往还,心亦吐纳。游观,是一种艺术的生活和生活的艺术,悠闲、虚静、自由;游观,历史地成为古代画家感悟真山水基本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方式,也即山水画家感悟自然的独特艺术方式。"
"游观中,观是主导,贯穿游的全过程,是游中之观、观中之游。""游观是人的本体之观,是宇宙本体的物象之原,神遇而迹化,融合无间、天人合一式的体验路径。"
    他在书中的一段话可以见出其"'游观'论"中的心性:"对'游观'丰富的内涵的深入发掘,将其深藏的秘蕴和独特魅力尽力展现,把'重重悉见'从古代画家艺术实践层面彰显与还原,让'重重悉见'回到古代画家常识和常理的生活世界,实乃一大快事。"
    刘先生在论述"以大观小"时说:"它不是客体的简单再现,而是主体的自由创造……是对客体自然的超越,对视觉真实的超越,对主体生理局限的超越。""观本身可以说是天人合一的一种观照方式……是中国古典绘画写意性的本源。"作者在"'观'和'看'的分野"中,指出中画之"观"、西画之"看"的内涵之差异,并指出"观"是古典绘画思维智慧的原点。其书中"本体之观"、"物象之原"、"游观的智慧"的论述,处处体现出对人文情怀的执著。"'游观'的理路和'目识心记'的工夫,消解了画家对现场性的依赖。"如果是在现场,又做什么呢?又需要怎样的理念?"游是在时间绵延中轻松自由的挪移,观是动态整体有机连续的观照。物象的原比例结构经画家心脑的贮存与过滤而成为虚像,再经想象与情感熔铸为意象。""本体之'观'与物象之原相互敞开,互动共生,整合为一,是中国古典绘画意象世界生成的逻辑起点,是古典山水画创作的内在机制。"
    笔者拜读刘先生的大著时,正是又赴皖南进行毛笔写生之际,他著作中的很多观点,可谓是便于了现场写生的把握和理解,甚至提供了较多可供贯彻的门径。写生回来之后,脑子里就跳出了"画上的自然"的本文标题。"画"作动词时,如何把大自然画到画上,必然需要一种观念的 体现;"画"作名词时,画面上的大自然,如何呈现的是中国文化理念下的自自然然,都需要画家清晰的思维。西画意义上的焦点透视与中国绘画理解物象的"游观",因为绘画空间意识的不同,其结果也是完全不同的。对于书法线条为主的中国画写意特征而言,不以"游观"的方式,"如果拘泥于视觉所见的真实,无法连缀成古典山水画循环往复的自由空间。"所以也就达不到绘画的目的,"外师造化"的目的是"中得心源"。这对我们现代中国画创作的选材,也是十分重要的。"游观"不仅是古代画家感悟自然的方式,更是全球经济一体化条件下,中国画画家艺术创作要自觉把握的方式。否则无法在宣纸上表现性地表达物象,特别是以体现中国文化精神为追求的中国画写生和创作,更是如此。中国画写生区别于西画写实的写生,中国画写生是"写"生动性,是用游观的思维观去把握、去取舍。正如刘先生在书中所说:"观的世界,是超越有限生成无限的人的精神世界,故而能自由地展现一个包含一切的、整体的、动态的创作过程。"所以它不是单一的视觉映像,在创作上也因此更加自由,更加自然。"'以大观小'是宏观整合,'目识心记'是微观把握,'以大观小'是想象的绵延,'目识心记'是视觉经验的积淀。"这就把绘画空间的内涵和外延都说清楚了。
    刘继潮先生是安徽省美术理论研究会会长,他在从事美术创作、美术教育的同时,一直在领导、推动着全省美术理论研究的发展,他的这本《游观: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作为安徽美术理论研究的重要成果,目前已经在全省、全国引起了关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理论著作一定将会产生更为广泛和深远的影响。
(作者系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论研究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