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延之维---读刘继潮山水画近作
刘曦林

新建网页 1

     刘继潮是画家,也是理论家,兼有绘画实践和史论研究之长,而司美术教育之职。 作为画家的继潮,确如他的名字,既有承继传统之功,又不甘为古人奴,在潮起潮落的时空里也不无弄潮之想,总想创造出自家的新面目来。为此,他要沉潜于传统的深海,还须跃出潮头来出新,这对一位艺术家来讲,真是心志与胆识的严峻考验。郭因先生评其画以"前卫与传统"为题,颇切合其实际,他确需要应对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创造之间的矛盾,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契合点。笔者也曾为这百年来纠缠不清的公案所困惑,前些年终于理出个头绪来--既然艺术是一门创造性的学问,就应以创造为主导;既然文化的创造必定赖于传统的厚土,那创造便必然应以传统为基础。那么,艺术便是人类以创造为主导、以继承为基础的学问,二者缺一不可。不想出头露面的沉潜和无根的揠苗恐均不可取。我想,继潮会同意我这自以为辩证的观点,或者接近于我这想法。继潮认为传统中有中国画走向现代的艰难旅程中吸吮不尽的源流,认为应摆脱传统文化中消极因素的羁绊,使画作成为独立自主精神的外化,我是极为赞赏的。明确艺术的总体指导思想,这是兼为理论家的继潮的优势。

继潮的画以山水居多,境界雄奇苍茫兼有灵秀之韵,笔法劲健拙朴辅有润泽之墨;又缘造化之启施以揉纸肌理之法,敷以或青或紫或黄之色调,《游心图系列》可谓代表;《绵延系列》又将徽派建筑象征的格窗符号入画,于形式富现代崇尚之平面构成之趣,于情理寓绵延传统徽派文化之思,焉然是继潮欲沟通传统与现代的自家面目。他是一位文人,藉草木榛莽中的玲珑石寄寓对古代复杂的士文化的思考,于是便有了《士文化系列》。

继潮的好处是有构筑自家山水的思路,有程式而不固化,有文化的思考,全无当下市场叫好的名家们复制自家图式之弊。他意识到形式美的相对独立性而相对地集中探索,更尊重造化融入心源而生之独特意境的主导性,因此便有了他的灵活用法而不为法用的自由空间,有了多彩多姿的继潮山水。当然他有不足,肌理的运用是否合度,印刷体的题识是否谐和,款识之位置是否相宜等似有可商酌之处。继潮人已耳顺之年 ,画道却恰在中途。我相信水墨山水大器晚成之说,尤其是欲将传统与现代衔接的一路更是任重道远。我知道继潮君是有思想、有智慧、有基础且肯下功夫的艺术家,他属"实者慧"型,不属于才子型的玩家,也不属于急功近利的一族,他只会将此画展视为艺术升华过程中的一方界碑,通向远峰的新的起点。盛暑中匆草此短文以为遥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