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与传统---读刘继潮的画
郭 因

    有人说刘继潮的画好前卫,有人却说刘继潮的画其实很传统。 继潮的画的确有很前卫的,但也有很传统的。更多的是前卫里面有传统,传统里面有前卫。 谁叫他既有传统的功底,又有前卫的思想,既有熟练的传统技巧,又能掌握前卫的表现手段呢? 而这正是继潮的特点,不仅是他的画作的特点,也是他画论的特点,同时也正是他性格的特点。 说他前卫,他却不爱穿西装,特烦系领带。说他保守,他却很爱看前卫的书,经常地触摸前卫的艺术。
    他总是穿一身休闲服,可他的日子过得一点也不休闲。作为画家,要作画。作为美术史论家,要读书钻研写文章著书立说。作为教授,要教书带研究生。作为省美术家协会、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的领导成员,要参加或主持各种各样的学术活动。
    继潮50多岁的人了,国内外画展参加过不少,奖也得到很多,书也出了几本,可至今还在拖延着不愿出像模像样包装的大型画册,因为他总觉得这样做未到火候。人家对他画作的了解还只能限于他的展品及已印出来的几份小册子,而且大都是他的作品与别人的作品合印在一起的小册子。还有他被收入巨型的集体画册的若干作品。但就从所能见到的一些作品来看,也就可大体领略到他画作的个性与特点了。那里面显然既有来自传统绘画技法的很扎实的功底,又有对前卫艺术很好的理解与掌握。而其画作的基本风格则是富实与丰满,而没有时下一些画作的市俗、粗率与浮躁。在传统技法中,显而易见地有范宽、王蒙、程邃、黄宾虹的重大影响,但他处理得很现代。他的很前卫的构图及线条色块的组合,不难看出西方近、现、当代一些知名画家的影响,但他却又处理得很传统、很有中国气派。加上他别具匠心的题跋与那么一种很方正很严谨很规范的字体,形成一种特有的氛围,常给人以凝重庄肃的美感。
    继潮的性格,沉静稳健,处处事事胸有成竹而不露锋芒,常能稳操胜券而从不张扬。其重如钢,其温如玉。他的画作似乎正如其人。这是不同于"天工与清新"的另一种使人无法忽视无法不注目的美;似乎密不容针、难以磨削,也难以撼动的重量级的美,我女儿胡迟名之为"真结实"的美。 见之于刘继潮的美术史论著作与散篇文章的艺术观点,完全可以看做他的画作的注脚。他认为中国传统艺术中有其平面构成意识,这是中国画走向现代的艰难旅程中吮吸不尽的源流。他反对艺术家知识结构单一,他也反对画家陷入理论的纷争,他主张把兴趣聚焦于平实沉稳的创作实践,用力于每一个具体画面的惨淡经营。他认为画家应摆脱传统文化中消极因素的羁绊而高扬自己的主体意识,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并使画作成为自己独立自主精神的外化,显示出自己的独特的审美取向与基本素质,既不应泥古不化,简单重复,也不应迁就市场需要,一味媚俗,而应贯通古今中外,求异创新。他的这些观点无疑是正确的。
    他的创作实践与创作思想完全统一,这也就使他得以既不会雷同于古人、洋人、别人,也常不雷同于自己,而是每一幅作品都有新颖构思、新颖的形式。而且由于他的好学深思,他的对审美客体的充分投入与痴迷,他的作品常能显示了一种人情与物理往复交流、宇宙精神与人文精神相互统一的美。这从他入选七届全国美展的人物画《选择》、入选全国首届山水画展并获奖的山水画《迹》及后来的《九华日志》、《绵延系列》等作品中都可体认得很清楚。
    作为艺术家,继潮正当盛年,又正处于创作、研究、教学大可相互结合、相互推进的区位,他的更大成就显然还在于未来。我们谨期待他在此后岁月中取得更大的辉煌。
(原文为《刘继潮画集》前言2004年)
(郭因 著名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