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艺术精神的诠释与守护
陈祥明

新建网页 1     新世纪以来为拓新中国画艺术天地和构建中国画学现代体系,中国画界和学界总结反思上世纪中国画艺术发展的曲折历程,批判性地审视百年来的中国美术思潮、美术理论、绘画美学。这是一个需要绘画理论创新来引导和启迪绘画艺术创新的时代。人们热切地期待着具有原创性、具有强烈个性、具有独立学术品格的中国绘画理论著作问世。
    刘继潮教授新著《游观: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以下简称《游观》),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上述人们期待。《游观》不是趋时应景、人云亦云、四平八稳之作,而是不同流俗、见解独到、学术个性鲜明之作。
    《游观》不是一般的画学著作,而是通过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诠释,试图揭示和彰显中国绘画艺术精神。刘继潮不从笔墨入手尽管他深究了笔墨,不从意境入手尽管他剖析了意境,而是从“空间”切入,以“游观”展开,对中国古典绘画艺术本体与艺术精神进行揭示与创造性诠释。
    刘继潮系统梳理了二十世纪中国画史、画论与绘画美学,发现了宗白华的“发现”,洞见了宗白华的“洞见”,但不是“照着说”,而是“接着说”。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因西学东渐,引发了中国画大讨论。在中西绘画比较研究中,研究者们多将注意力投在中国画的笔墨和造型两个热点问题上,这方面讨论文章连篇累牍。唯有宗白华另辟蹊径,发现了中国画的独特空间问题。正如刘继潮所说:宗白华以美学家的眼界,考古学家的精神,揭开历史的尘封,首先发掘出沈括“山水之法,以大观小”的独特价值,并由此发现中国古典绘画空间表现的独特性,回应了当时画坛对中国画的种种怀疑和非难。宗白华开创了中西绘画空间比较研究之先河,在对古典中国画空间问题研究中,表现出自己的睿智洞见和远见卓识。刘继潮对宗白华绘画美学尤其中国画空间理论作了系统梳理,将其作为进一步理论探索的起点与支撑。
    刘继潮没有简单重复宗白华对沈括“以大观小”论的洞见与诠释,而是对其进行了再发现和再诠释。他以中国古典绘画空间理论为依据,借鉴现代本体诠释学的理念与方法,对沈括的“文本”进行了深入解读与重建,对“观”与“看”作了分野,对“山水之法”与“真山之法”作了辨析,对“以大观小”之真义重新识见。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本体之观”、“物象之源”、“游观智慧”等,以洞见领悟“山水”空间秘蕴。不仅如此,他还从中国古典哲学特别是《易经》的高度,从整体上把握中国画的内在精神与外在形态、易理与画理、笔墨与空间关系等等。
    《游观》最难能可贵的是通过对中国古典绘画空间问题的探讨,而对中国绘画艺术精神进行创造性诠释并且不遗余力加以守护。
    众所周知,上世纪初伴随新文化运动而开启的所谓“国画革命”,影响了近百年中国画发展走向。“国画革命”对中国画发展的影响是极其复杂而又非常深刻的。作为一种普适性的思想文化革命,它反对蒙昧和封建,崇尚科学与民主,冲击涤荡包括儒家、道家、释家在内的一切不合适宜的哲学思想、价值观念和人生态度,代之以所谓科学的、革命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作为一种特定的艺术革命,它批判在象牙塔中孤芳自赏,提倡贴近社会现实和民众;它鞭笞因循守旧、革“四王”的命,倡导“笔墨当随时代”;在西学强势东渐大背景下,形成以西方写实主义改造中国画,以科学主义价值标准来衡量评判国画艺术,以西方美学话语体系解构和取代中国画学话语体系的强大思潮。中国古典绘画所特有的“空间意识”、“ 游观智慧”、“诗学传统”、“写意传统”、“文人画价值”等等,都被西化大潮所遮蔽、所淹没,甚至完全被泯灭。陈师曾对“文人画的价值”的肯定彰显,宗白华对中国画“空间意识”、“艺术意境”的洞见揭示,以及后来潘天寿关于“中西绘画要拉开差距”的深切呼声,都被西方科学主义美学与艺术思潮所淹没。即便是林风眠“调和中西,沟通古今”、“以西润中”的艰辛探索,黄宾虹“传承新安,直追宋元”、“浑厚华滋”的竭力跋涉,也曾长期处于被误解、被忽视、被排斥的寂寞无助的境地。
    新时期思想解放,使中国画坛打破了写实主义的一统天下,也使中国学界打破了科学主义的独尊局面。然而,科学主义的美学观、价值标准、方法原则仍然引导着、规范着、统领着中国画艺术创作、评论和教育。在科学主义美学话语“霸权”下,中国画民族性话语得了“失语症”,中国画所特有的艺术精神也因此被遮蔽。刘继潮可贵之处、智慧之处在于,回到宗白华、回到沈括、回到中国古典画学、回到《易经》哲学,但决不是简单回归,而是接着宗白华往下说,对沈括文本重新解读与重构,对古典绘画的哲学意蕴、艺术精神和民族传统进行创造性诠释,在此基础上试图重新构建中国绘画自己独特的空间理论体系,以及现代性的、多元互补的、能够开放与对话的中国画艺术话语体系。
    刘继潮可贵之处还在于,从学理上梳理源流,辨析异同,甄别真伪,敢于挑战所谓定论,敢于批评流俗时弊。他依理重据,分析学界是如何误读曲解沈括的,指出有的理论家是如何误解非议宗白华的,画界学界是如何混淆“观”与“看”,用所谓“散点透视”来曲解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意识”,来消解中国绘画艺术“游观智慧”。贯穿《游观》的一条内在逻辑就是:中国古典绘画空间本体蕴籍着中华民族审美意识、中国画艺术精神、笔墨精神以及意境生成奥秘,而对“游观”的洞幽探微是对中国绘画空间本体诠释的关键所在。刘继潮对中国画艺术精神的发掘、诠释、守护都是基于上述逻辑,他对科学主义的批判、对流俗时弊的针砭也是基于这一逻辑。
    刘继潮之可贵还有一点,就是他对中国画艺术精神的守护,不仅基于理性与逻辑,而且依凭艺术实践与审美体验。他是一位有丰富创作经验、有成就与建树的中国画家,并且长期从事美术教育教学,因此对中国画艺术创作、美术教育的现状和问题有深切了解与体会。他对中国画艺术的“视觉经验”、“层次空间”、“位置的自由经营”、“观物之生”与“写生”、“写意”等等的描述阐发,都是基于对中国古典绘画艺术精神的独特领悟和对自己绘画艺术创作实践的真切体验,其论让人感到深刻而不玄虚、深入浅出、亲切可信。因此,《游观》虽然具有论战风格,洋溢着批判精神,但是读来饶有兴趣,让人乐意接受。
2011年8月20日 于庐州半塘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