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杨夫林
    与韩书力相识已有多年,但只是神交,相互间仅限于鱼雁传书之中,却总是没有机会谋面。一直到去年的“五一”,韩书力终于奇迹般地来到绍兴。这一来, 使我意外感奋。见了面,我对他说:“把您请来了,您真够给我面子。”韩书力连连摆动双手谦逊的作答:“不不,绍兴历史上有那么多文化名人,我早该来朝圣。”韩书力在绍兴只小住3天,又匆匆飞回北京。这3天, 对韩书力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全知道。几十年来, 他深居简出,很少参加应酬活动,不喜好作应酬画。尤其在许多人把金钱看得至高无上的今天,韩书力甘于寂寞,不为功名是非、物质拜金所困扰,实在难能可贵。记得1997年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播放韩书力时,他对记者说的一段话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韩书力说,有人要买我的画,我把自己的作品当作爱人一样,我没地方需要花钱,现在我需要的是时间,时间对我来说实在太宝贵了。至此我完全明白,韩书力当年为什么选择西藏,远居高原,鞭长莫及。这才是真正的谜底。
     平心而论,在当今数以千计的中国美术家中, 韩书力无疑是一位高深莫测的实力派人物。他有艰辛坎坷的人生,更有辉煌灿烂的历史。韩书力1948年生于北京,1965年考入中央美院附中,1969年毕业后赴北大荒兵团劳动,1973年进藏,1980年复又考入中央美院研究生班,毕业后留校任教,一年后又毅然返回西藏。韩书力的作品,在70年代后期开始引起画坛注意,之后屡屡在国内外大赛中捧得奖杯,其中最为人瞩目的是1979年他的国画作品在第五届全国美展中获得三等奖,1984年连环画《邦锦美朵》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荣获金质奖, 1992年《佛印》获枫叶杯国际大展金质奖。自80年代中期以来,他数度赴法国、加拿大、美国、日本、台湾等地讲学并举办个展,1994年以他的名字命名设立“韩书力创作基金”,用于支援藏域画家艺术活动。韩书力现任全国文联委员、西藏自治区文联副主席、西藏美协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他在第七届、第八届全国美展中连任评委。上述经历足以使韩书力吃够下半辈子,但是他没有,他还在不断拼搏,奋发向上,攀登下一个居高点。
     下一个居高点在哪里?也许,今天的韩书力自己也不能回答清楚。他曾说过,他好象一只游荡的蝌蚪,变幻不定。作为一个关注他的人,我感觉,近几年韩书力的画路在变,变得禅化了。1996年台湾出版的一本《韩书力画集》,画了一批可观的写意禅画,看似偶尔为之,漫不经心,信手拈来,但细读之,幅幅寓意深刻,有思想, 有境界。由此看出这或许是韩书力苦心经营的一部分。
     韩书力深爱西藏,久居西藏,也为许多人不理解,对此我也试探问起过他,什么时候能回北京?韩书力毫不犹豫地回答:“再过几年吧,西藏虽然生活艰辛,可我经得起磨难,西藏给我有一种诱惑,我无法摆脱。北京当然条件好,但容易浮躁,僧多粥少,即使你是一块料子,也燃烧不起来,更谈不上充分燃烧。”“人生苦短,一个人能集中精力,在世上做一二件事情,留下一点痕迹就足够了。”这便是韩书力一个平常人的平常心态。在西藏数十年,他足迹遍踏全藏,采风、写生、探险,他要在藏汉两种不同的文化中寻找结合点,作为一种神圣的艺术推向世人。我想,这条路会经历多少曲折?韩书力还将付出多大艰辛?我真钦佩他的毅力。
     也许是被韩书力其人其艺所震撼,我对韩书力的作品尤为厚爱。或许天底下也真有缘分,早几年我就求得他的墨宝,以后随缘分加深,他的多幅精品以至画集上的原作也时不时地进入我的珍藏。我粗略数点一下,在我全部200余名画家的藏品中,要数韩书力的作品为之最,竟达20帧之余。我突发奇想,等我收藏韩书力的作品达到一定规模时,我要开一个韩书力作品个人珍藏展,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一睹这位才智超群美术家的艺术风采。我已把这个想法告诉韩书力,他点头表示要给我配合。
     还要顺便提一件事,早先传闻韩书力在婚姻上也遭遇逆境,曾两度婚变。此事,一直来我没有问,也不便问。还是韩书力自己向我坦言。他还告诉我,经朋友牵线正认识一位,河北籍人,从医的。不过他又立即补充一句:“结果怎样还难说。”显然他把话留下余地。这对我是一个意外的消息,我欣喜有加。我祈盼韩书力早日事成,圆一个好梦。
    
1998年5月11日

    
又 记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这篇小文写于1998年5月,刊登在次年4月5日的《美术报》上,距今已有18、9年了。这些年来,我和韩书力先生一直保持着联系,几乎从未有过任何间断。
     西藏神奇而又美妙,有圣山神湖,有美丽的布达拉宮,是多少人向往的地方。当然,西藏也有它的另一面,海拔平均在3000米以上,高寒缺氧,这又使得多少人未登高山,未涉高原,就望而却步。然而,韩书力却是例外。他1973年进藏,竟奇迹般留在那片神奇的土地上,一留44年。没有强大的心理和坚强的毅力,这是不可想象的。韩书力把生命交付给了西藏。
     作为画家,入藏40余年来,韩书力全身心地投入创作,忘我地倾注,是一位在画艺上很全面的画家。在表现手段和创作技法上,他既画费时又费力的工笔重彩,也画灵活多变的写意水墨,与此同时,还创造出了一种“黑地水墨画”的全新绘画形式,每每给人以耳目一新。在题材上,人物、花卉和翎毛走兽无所不能。韩书力的画融合了汉文化和藏文化的元素,被美术界称之为“藏汉绘画”。2013年9月和2016年10月,他先后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和上海艺术文化宫举行大型个人画展,展出作品各达200余件,使人们近距离从他的作品中系统领略属于韩书力的艺术,同时也集中展现画家对西藏的特殊情感。
     除绘事外,韩书力作为西藏美术界的领军人物,身体力行,致力扶持年轻画家,培养了如巴玛扎西、阿旺扎巴、边巴、次旦久美等一批藏族画家。历年来还多次带领西藏美术家,走出西藏,去国内外进行艺术交流、考察和举办画展。西藏美术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时期。韩书力在西藏当代美术的发展上,成为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有论者评述,韩书力“不仅感动了西藏,而且感动中国”。
     生活中的韩书力,极其简易朴实,他思路敏捷,说话特有逻辑性,给人的印象是做事为人踏实严谨,平易近人,毫无架子。这些年来,我曾先后6次去西藏,踏上雪域高原,每次都是他派司机接送机场,安排酒店和行程,細致周到,使我无不感动。如今,韩书力已年岁渐高,但据我所知,虽早过退休年龄的他,至今还没能办理退休,仍然留在岗位上。他在担负一项新的重任:创作、组织与主持评审百幅新唐卡工作。这无疑又将是一件流传千秋的宏伟事业。按韩书力自己的说法是“半退却不能半休的我,又掉进唐卡坑里爬不上来了”。韩书力注定是个不知疲惫,永无停息和敢于拼博,并不断给人们带来惊喜的艺术家。
    
2017年1月26日    写在奥克兰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