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假画引来的真迹
杨夫林
    杨力舟、王迎春夫妇俩在当代中国画坛,被美术界人士誉为一对“黄金伴侣”。我很早有意收藏他们俩的作品,也曾托过几位圈内朋友代为求索,终无结果。但事出有奇,今年春节过后,杨与王夫妇俩的墨宝却悄然进入我的珍藏,这全得益于我从西安购的一幅杨力舟伪作。
    去年10月底,我偶尔从西安一家拍卖公司的艺术品图录上见到一件杨力舟《三羊图》轴,画风与杨力舟近年来创作的大量乡土风情画类似。由于图录引制小且不清晰,无法作较多分析和鉴别。又因这是一次小型拍卖,该画的估价远低于民间市场交易价,给人的诱惑很大。我思之再三,决定委托拍卖公司代理参拍,最后以3500元成交。待画从邮局寄到我手上时, 我才大失所望,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件仿画无疑。整幅画笔墨滞呆,线描生硬,题款别扭,无风骨,无神韵,且画中出现常规错误。郑重起见,我拍下画照冒昧寄往北京求助杨力舟先生作亲鉴。想不到杨先生很快给我回信,肯定此画为伪作。为此,我与拍卖公司开始交涉,这自然是后话。
    因为一幅假画使 我与杨力舟有了联系,杨力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对事认真,待人诚恳,有股子北方人的豪爽个性,是一位可打交道的艺术家。于是我横生主意,何不抓住机会直接向他求墨宝?在事先没有征得画家同意下,春节前夕,我恭恭敬敬地给杨先生夫妇写了一封长信,并同时汇去些许润笔,请求夫妇俩为我各画一幅人物以作珍藏。信款寄出后,我心里总觉得不安。平心而论,这种强人所难的行为,本不属我该做的事情。过完春节,我立即又寄去一信,一则向全家问安,另则再次言明原由,务请两位理解并赐予墨宝。也许被我的真诚执著所感动,不久我收到了杨力舟夫妇俩寄来的墨宝:杨力舟的《牧羊图》和王迎春的《三羊开泰》。两幅作品是用快件邮寄的,合装在一个大信封内,最里层用一只塑料小袋套上,以防意外受损,由此足见夫妇俩是何等仔细。
    关于杨力舟、王迎春,我总有这么一种感觉,他俩能成为当今美术界一对志同道合并有大成的伉俪,似乎是命运有意安排。1942年,杨与王同生于山西这块黄土地上,16岁同离开家乡去西安读美院的附中,4年后同考入西安美术学院,1966年修完学业毕业。从此,他们一同在艺术探索与创新的道路上开始长途跋涉,迈开了坚实的步伐。“文革”结束后,机遇又一次降临他们身上,1978年,杨力舟、王迎春双双考入中央美院国画系人物画研究生班,接受更高层次的锻造。如今,杨力舟担任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王迎春任中国画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 两人同为国家一级美术师。
    杨力舟、王迎春擅长制作大画,而且多为合作,多出成果。早在1980年中央美院研究生班毕业时,他们俩合作的《黄河在咆哮》、《农乐图》就获得叶浅予奖学金;1984年,夫妇俩又联手创作巨幅《太行铁壁》参加第六届全国美展,荣获金质奖,在画坛引起轰动。之后,又一起共同创作出〈〈火线上的姐妹〉〉等一系列振奋人心、鼓舞斗志的作品。期间,王迎春还单独创作《金色的梦》, 获得第七届全国美展银质奖。
    顺便需要提一笔,因为杨力舟先生的影响,西安的交涉也顺利解决。只是一件憾事留在心头抹不去,杨先生希望把那幅伪作销毁,以免再次贻害他人,我没能做到,退画了,虽然在以后一次电话上,我给杨先生作了解释,得到他的理解,可我知道,这是不得已的。

     
1998年4月26日一稿
1998年5月21日改成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