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读名家笔下的马
杨夫林
    马,在人们印象里,本是很普通的动物,然马通人性、解人意,自古及今,马与人们的社会生活有着诸多的联系,马成了人类的忠实朋友。因此,千百年来,马自然也成为众多画家笔下描摹的对象。唐代曹霸、韩幹,北宋李公麟,元代赵孟頫以至现代徐悲鸿,都以各种形式描绘马的形象,给人类留下无数佳构杰作。
    在我的收藏中,也有多幅当代名家画的马图。或立马,或奔马,或人马相倚,或群马驰骋,凡所画之马皆神采飞动,气势夺人,风骨不凡,英勇无比。
    已故画家尹瘦石,擅长画人物,但又是一位画马名家。他笔下的马是从内蒙古大草原带回来的。他曾在大草原工作生活过10年,画马是他创作的主体之一,所作马画多姿多彩,栩栩如生,真切动人,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尹先生为我画过一幅水墨马图,图中画着一匹飞鬣扬鬃的骏马,昂首奋蹄,精神抖擞。画面题款为“蹄间三丈是徐行,不信天山有深谷”,真正写出马的壮志豪情,给人以强烈的震撼和鼓舞。尹瘦石是位了不得的画家,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因柳亚子推荐,曾为毛泽东画过像,这也是毛泽东一生中唯一一次恭恭敬敬端坐在画家面前当模特让人画自己。这简直成为一个神话、一个奇迹。尹瘦石生前曾担任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而今,斯人已逝,令人痛惜不已。然而先生的艺术将随同其思想其品行永留与世,与天地共存。
    刘勃舒是又一位当代画马名家。刘氏在绘画上堪属天才型,他的经历很奇特,富有传奇色彩。刘勃舒12岁即在他的家乡南昌开出个人画展,并斗胆将画马习作遥寄北京徐悲鸿求教,终获徐先生热情鼓励和栽培,后被破格送进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深造。刘勃舒也争气,不负众望,美院毕业留校任教,后当教授、系主任,直至做了副院长,之后,又因工作需要调中国画研究院任院长。刘氏画马师承徐悲鸿,但又不囿于徐氏,他独僻蹊径,追求创新,从而使笔下的马画别出心裁,自成体系。戊寅(1998)仲夏,我去信向刘先生求得墨宝一帧,自是得意,4平尺生宣纸上画一匹腾空飞奔的骏马,威武雄壮,势不可挡,其情态确实令人亢奋。这幅马图造型夸张、松动,以浓淡墨互补勾出马的轮廓,线条顿挫有力,然后以浅设色墨块敷染马的部分身体,使马的整体形象到局部骨骼准确生动地跃然纸上。刘勃舒不愧为新一代画马高手。
    北京画院老画家韦江凡,对于马也情有独种,一生爱马画马,马成为他笔下的主要题材。韦先生画马,大多不着色,纯用水墨,浓淡交融,画风别具一格。我藏有先生一帧马画立轴,是1994年从福州一位藏友手中转让过来的。此画作于1978年,时年先生58岁,应是他艺术生命处于高峰时期,画作精彩至极。画面是三匹马前后相叠,似徐行状,很有气度。在笔墨运用上,轻轻重重、浓浓淡淡、干干湿湿,虚实相间,变化奇妙,极富节奏感和韵律感。韦江凡也是徐悲鸿学生,且为徐的入室高弟,得徐氏真传。因此能藏得韦先生的珍贵墨迹,实在殊为不易。
    当代 中年画家韩书力,是美术界公认的一位学养兼备画家,才华横溢,成就瞩目。韩氏早年多画布面重彩人物,传统功底厚实,格调高雅,作品很受人喜爱。近年却突然心血来潮创作了一批以动物为描绘对象的水墨作品,其中不乏颇有创意的马画。问他原由,韩先生以为画这类作品更能寄托自己的思想情感。他说的是实话。我和韩书力是多年挚友,每见有他新作问世,总会急不可待情不自禁地去欣赏、拜读,并逼得我一次再次地向他求讨墨宝。如今,我藏他的画作已达数十幅之多,仅马图就有5件,其马有奔,有立,有行,有卧,风采各具,英姿勃发,气象万千,显然,这些画作多少表达了先生热爱生活、追求自由的个人情怀。我很喜欢韩先生为我画的《肥马丽人》图。这是一幅游乐图,将人与马合写于一纸。图中两位佳丽各自骑在马匹上,双马并行向前,似去赶集,或去郊游,一派闲情逸趣,其情其景,可谓曲尽其妙,宛若如真。此画很有唐人情意和风味,画马膘肥浑厚,写人富丽华贵,但笔墨的构成却又极具现代。画面采用“黑地子”(黑底画)形式表现,在全黑底宣纸中央位置勾勒出马与人物,又在人物与马体上敷以或淡或浓的色泽和墨块、墨点,使画面达到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另一幅《汗马图》我同样很喜欢,读这画时真觉有点心驰神往,在画中得到极大的精神满足和愉悦。此幅画很长,是一件手卷,全长367厘米,高34厘米,画了6匹不同形状、颜色的马。6匹马的造型没有重复。笔墨语言也是采用黑画形式表述,其效果显而易见。我真惊叹画家的技艺了。可以这样认为,这是韩书力近年绘画艺术的又一次突破,韩先生运用现代笔墨把前人的画风发挥到了极致。
    另一位中年画家刘大为,也以画人物见长,但马在他笔下也始终占据着显著位置。刘大为的青少年时期是在内蒙长大的,后就读于内蒙古师大美术系。鄂尔多斯大草原的长期生活体验,成为他日后创作的源泉。他的名作《马背上的民族》就是由此应运而生的。刘大为画马工写兼长,但我更喜欢他的写意马画,因为它表达随意、自由,更能直接反映画家的个性和风格。刘先生写意马画的特点,集中体现于潇洒、灵动、热情、奔放,很富有现代精神。他作画,注重技法,充满自信,往往一下笔,便挥洒自如,妙然天成。乙亥(1995)初秋日,因我之邀,刘大为至寒舍为我作画数幅,其中画马的作品有两幅,一幅《游春图》,画两匹立马,旁倚一位佳人,图中或人或马,神态俊然;另一幅就是《八骏图》,四尺宣整纸横幅画面上,八匹骏马如风卷残云向同一方向疾驰而去。再细观之,每匹马昂首激越,长嘶短唤,鬃毛抖动,马蹄急扬,其壮观场景确实令人心潮起伏,激情难抑。刘大为的马画不亚于他的人物作品。难怪至今有人謔称其为“骆驼刘”、“大为马”了。
    马为画家所钟爱,画家画马,是画家天性使然。其实,在我的珍藏中,还有不少出自名家手笔的马画佳作。北京老画家华克雄的双骏图、军旅画家张道兴的人马图、宁夏画家胡正伟的飞骏图、成都徐恒愉的盛唐八骏图、曹小钦群马画、贵阳画家董克俊极具夸张的变形马、济南孔维克的高头大马……马毕竟已经成为画家永恒的题材。想想看,即使再过一百年、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只要地球存在,人类存在,相信马肯定也会顽强地生存下去,于是马还会不断地出现在画家的笔下。不过,再仔细想想,那时画家笔下的马,将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二○○二年八月六日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