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杨夫林
    刘海粟,堪称中国画坛巨子,他的名字举世皆知。在现代中国美术史上,被后人誉为大师的画家中,往往以“大器晚成”或“人去业显”者为多,而像刘海粟那样17岁即与人创办现代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上海美专前身),并自任校长,招收徐悲鸿、王济远、潘玉良等高材生,20世纪20年代,其才艺、其作品便名扬海内外,直至90年代又以90多岁高龄“十上黄山”,以泼墨、泼彩再创新格,为世人瞩目的画家,或许只有他一人无疑。
    1927年,刘海粟32岁,即在日本举办个人画展,全部展品被购藏一空,连当时的日本天皇也购买他的作品。1929年刘氏赴欧洲考察美术,遍访法兰西、意大利、瑞士等国名胜,三年间创下近百幅美术作品。在欧洲,他曾与毕加索、马蒂斯等艺术大师交游论艺。此时,巴黎大学著名教授路易、拉洛拉即称刘海粟是“中国文艺复兴大师”。1930年比利时政府聘他任比利时独立百年展览会美术馆审查员。1931年刘氏在巴黎举办旅欧美展,法国政府购其画珍藏于国家美术馆。1934年他又在柏林普鲁士美术院举行画展,几乎震动整个欧洲艺坛,画展开了45天,观者多达40余万人。可以想见,这种场景,对一位中国画家来说也许是绝无仅有的奇迹。
    然而,刘海粟一生坎坷曲折,在上海美专时因率先在课堂釆用人体模特写生,引起社会轩然大波,随之被斥为“艺术叛徒”,后遭军阀孙传芳迫害通缉,被迫逃亡日本;50年代反右运动亦未逃劫难,被错划右派;“十年文革”期间又受重重冲击。但在漫漫艺途中,刘海粟又有众多贵人扶掖,康有为、梁启超、胡适、蔡元培、柳亚子、郭沬若等都曾经对他热情相助。1918年刘海粟去北京大学讲学并第一次举办个人画展,蔡元培、郭沫若对此赞赏有加。郭沬若还在刘海粟《九溪十八涧》画上题诗赞曰:“艺术叛徒胆量大,别开蹊径作奇画,落笔如翻扬子江,兴来往往欺造化。”由此使得刘海粟艺术之路依然春风得意,风光不尽。
    我生有幸,藏有一幅刘海粟早年山水精品图轴。此作尺幅不大,纵79厘米,宽35.5厘米,画左上方题款为“癸酉初秋刘海粟”,下钤“刘海粟”朱文名印一枚。据推算,此幅作品应是刘海粟1933年秋创作的大手笔。其时,正是刘氏的艺术踏进辉煌时期。综观整个画面,立意清新,恬淡天真,妙极自然。所画山水由近及远,峰峦层叠,右下方画一棵大树,两大枝杆分两边叉开,上部茂密葱郁,顶端露出几缕枯枝,尽增画趣。全画构图布局虚实掩映,宽阔的江面上,一片茫茫无际,诱人浮想联翩。画作釆用纯水墨沒骨泼墨方法写成,使画面更显空灵、冷竣和静谧。读此画,实在让人心境释然,留恋不已。
    诚然,刘海粟也不尽是个完人,他和许多成功的艺术家一样,也有自身致命的弱点,他喜欢结交政界要人、社会名流,喜欢发高论、爆新闻,喜欢自夸自擂,吹自己的作品“凭一字,万金卖”,尽管事实相差无几,但难免让人感觉显俗,以至修养欠佳。然而瑕不掩瑜,刘海粟作为20世纪一位天才式的艺术大师,他的名字,连同他的作品必将永载史册。
    

 二○○二年十二月五日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