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又见刘继潮
杨夫林
    今年五.一,在我心里留下特別深刻的记忆,我携朋友飞皖去拜会多年未见的刘继潮先生。12年前, 继潮先生曾应我之邀来绍兴,小住寒舍七、八日,其间,朝夕相处,游览古城名胜,说道论艺,饮酒作画,历历在目。如今, 能再次相见,可谓不亦乐乎?!
    在安徽美术界,继潮先生的知名度屈指可数。他虽已年过花甲,仍精神饱满,锐气不减当年。继潮先生是安徽大学艺术学院首任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同时,又兼任繁多的社会职务——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安徽省美术理论研究会会长、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渐江画院院长等。其实作为一名画家,职务多并非好事,大量的行政事务对其艺术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但我深知, 继潮先生实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虽无奈,但他能抓紧点滴时间,坚持艺术创作。
    刘继潮先生是一位典型学者型画家,他的画学理论在安徽画坛乃至全国美术界都负有盛名。数十年间,他撰写大量美术理论文章,出版美术理论专著《接受与创造》,编著《卢沉论水墨画》等。2004年他撰写的长篇论文《建构古典山水画空间理论的话语体系——释“以大观小”的思维智慧》引起美术界瞩目,后被收入中央美术学院主编的《中国画教学研究论文集》,并获安徽省首届文艺评论一等奖和中国文联文艺理论三等奖。同时,继潮先生又能画一手好画,而且,他的画绝不在他的绘画理论之下。他画山水,画人物,亦作花卉。继潮先生在山水创作上倾注的精力最多。他的山水画构思新颖,形式量感很强,很少有固定程式。他的作品《迹》,曾获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大展优秀奖,足见其深厚的创作功底与实力。在合肥见面的那天晚上,继潮先生热情邀我们去他家观赏新作,他拿出近几年创作的数十件山水画作品,有斗方,也有巨制,画的厚重、雄伟,气势极为宏大,与我10余年前所见刘氏作品已有天壤之别。眼前的作品,给人以全新的感觉,无论用笔、用墨、设色、布局章法,都十分精到,着实画出了刘氏自家风貌。可以想象, 继潮先生是一位不安于现状,立志变革,孜孜不倦于艺术创新而富有时代责任感的画家。那晚上观赏继潮先生的作品,真令我大饱眼福。
    继潮先生画技好,人品亦好,他诚实厚道,淡泊名利,在画家中有口皆碑。当今之世,形形色色,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瞭乱,炒股、摸彩、房地产商人、超级女声……一阵风盖过一阵风,以至很多文化人亦被“俗世”污染,变得浮澡、坐立不安,一些刚刚出道的画家,便疯狂追逐市场,画价直逼黄宾虹、齐白石。作为一名既有艺术地位,又卓有成就的画家,刘继潮一点不为之心动,坦然面对,依然我行我路,做自己的学问,画自已的画,他对艺术的执著和认真,实在难能可贵。我欽慕他有一种真艺朮家的心境。
    生活中的刘继潮,很重朋友情谊,倘遇好友有事相求,他会在所不辞,有求必应。这次去合肥,我请继潮先生为一位朋友画一帧人物肖像,提这请求时我曾有过犹豫,谁料继潮先生痛快地答应,我内心感动之至。因我知道继潮先生在这10余年间主攻山水,较少画人物,尤其是作人物肖像写生,创作难度极大,它不可即兴发挥,一挥而就。面对被描绘对象,画得像与不像,画家自然心里有负担。而且,它不仅要有新颖的构思,还要有合乎情理的构图布局,技法上较之一般写意作品更为复杂的多。虽然,我提了这个要求,但我仍为继潮先生捏一把汗。那天,继潮先生在一位朋友的画室里,顺手拿一把椅子,一块木板,搭起一个简易的画架,继而夹上一张四尺整张的安徽生宣,面视对象,沉思片刻后旋即果断落笔,勾勒出人物的脸部轮廓,待墨迹稍干,又略作调整,接着用浓淡互渗之墨,稍加浅色画出上身,顿时, 人物的整体神态跃然纸上。我粗略估计,此幅作品前后大约仅化了一个半小时。此时, 继潮先生仍立在画前细细审视,随后又见他在画的局部作适当收拾,至此,一幅水墨写意肖像画终于完成。观全画,结构严谨,虚实相间,水墨交融,造型生动,线条简洁,极富表现力,真是神了。画毕,只见继潮先生在画下方题款曰:“窗外阳光明媚,室内心潮逐浪,为某某写意,水墨人物欲达形神兼备难矣,偶作试笔,得一二否?!二00六年春,继潮记之。”从题款内容看,刘先生对这幅肖像画颇为满意。在场观者亦莫不称奇,皆言之为精妙之作。至此,我开始的担心已成多余, 继潮先生作画时的轻松,让我们和他一起享受了艺术创作的愉悦。
    最后还须顺便提上一笔的是,在我们即将结束合肥之行时,我邀请继潮先生来绍兴举办个人画展。届时,绍兴的观众,可以领略到一位兼容南北画风画家的艺术风采。我预祝刘继潮先生的个人画展获得圆满成功!

 二○○六年五月十四日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