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杨夫林
    记得是2004年6月,11位西藏画家群集在上海美术馆举办“雪域彩练——西藏当代绘画展”,就是在这次展览会上,因韩书力先生的引荐认识了巴玛扎西。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巴玛扎西,中等身材,黝黑的脸庞,见面时,他只顾朝我点头微笑,态度淳朴、诚挚,看上去特别憨厚、内向,是一位典型的藏族汉子。巴玛扎西说话很少,那天我们相互间几乎没有多少言语交流。在展览大厅,我于是特别细心留意观看巴玛的作品。巴玛的画作大致分为两类,即布面重彩和画在宣纸上的写意水墨绘画,他的画风格特异,别立一格,画面大都采用满构图类式,目视一幅幅巴玛的画作,如果没有韩书力先生在旁边给我指点,我压根还真看不懂作品所表现的真实内涵。巴玛扎西给我留下了深奥而又神秘的印象。从这以后,我开始关注巴玛扎西及其绘画艺术。
    巴玛扎西1961年生于西藏日喀则,父母均为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藏族养路工人,1962年全家随道班搬至拉萨西郊的哲蚌寺山脚下,住在一处简陋的宿舍里。因为巴玛的家庭出身不好,父亲在“文革”中受迫害竟获罪入狱,家境十分艰难,巴玛在读完初中后就去拉萨当了卡车司机,常年奔波于青藏公路。巴玛从小酷爱美术,但由于家庭原因不能投考专业美术院校,因此他刻苦自学、自悟,白天开车,夜晚学习画画。他先后师从吴德伟、韩书力和余心友等汉族画家,学习版画、水粉画、布面重彩和水墨画。尤在数十年间,他跟随恩师韩书力踏遍大半个西藏,而西藏又是中国宗教神秘主义最发达、最丰富和最充满幻想的地区,雪域高原的圣山、净水、灵寺、佛像、唐卡等,深深刻印在巴玛心里,使巴玛对西藏民族文化及民间艺术有了较深的理解,这也成为他后来绘画创作中用之不竭的源泉。1984年,巴玛扎西有幸调入西藏美术家协会工作,在美协,他先是开车,不久以后专事绘画创作,开始走进真正的绘画人生。
    巴玛扎西的绘画不同于许多画家,其风格和特色似乎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定位,他早年主要集中在布面重彩上,画面突出表现西藏所独有的宗教神秘性,作品中流露他对于宗教和艺术的虔诚与挚爱。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在台湾画家刘国松的启示下,巴玛开始尝试在宣纸上创作现代水墨,凭借他超强的表现能力,利用宣纸特性,充分展现空间、色彩和线的魅力。著名美术评论家王镛据此认为,巴玛这一艺术现象“从而把西藏传统文化精神与现代水墨结合起来,创造了一种图像神秘、幻想奇诡的超现实水墨。”“巴玛的超现实水墨,在精神内涵和笔墨语言上都代表着当代中国西藏绘画新的探索和新的成就”。在表现形式上,巴玛扎西把自己的水墨画称之为“意识流”,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心绪流到哪里,墨色就流到哪里。”惟其如此,他的超现实主义水墨作品,几乎都是独一无二,没有一件是重复的。巴玛扎西的绘画艺术很早就获得国内外艺术界的认同和肯定,他的作品《採云图》(合作)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神女之峰》获得第二届加拿大国际水墨大赛金奖。1990年代以后,他多次受亚洲、欧洲、澳洲及非洲一些国家和地区的邀请,频频出访并举办画展,仅在巴黎,他就先后四度举办个展,深受法国美术界人士的喜爱。巴玛扎西的作品被国内外多家美术机构、博物馆收藏。
    因为对巴玛扎西绘画艺术有了逐渐加深认识并发生兴趣,近几年我和巴玛有了较多的接触。自2010年以来,我已先后五次去了西藏,每次踏上雪域高原,来到拉萨,我都会去巴玛的家,走进巴玛的画室,品读他的画作,欣赏他的绘画艺术,每次我都会感受到巴玛作品带来的莫大艺术享受。至今,我也已珍藏了巴玛的绘画作品达20余件,且件件为精湛之作,其中有一幅《昨夜小楼》我很喜欢,请裱画工精裱装框后挂在家居客厅,这幅画画面内容丰富,画中有祥云、智慧树、小楼等,尤显眼的是一只黑颈鹤独立藏民家阁楼,其颈如绸缎,舞弄清影,婀娜多姿。去西藏时,我曾听说每年冬春,在雅鲁藏布江两岸,一群群黑颈鹤随处可见,且它们与藏胞几百年来和睦相处,下大雪时甚至飞进民宅要吃的。这幅画不仅自然,而且真诚,巴玛扎西正是用了西藏特有的符号和自己的方式揉合于画中,寓意吉利、祥瑞。
    作为画家,巴玛扎西在绘画创作的道路上举重若轻,随心所欲,已取得来之不易的成就,这是他在非常状态下长期苦修的结果。美术界有论者评述巴玛扎西,称他是“天才艺术家”、“最耀眼的一颗新星”,并预言,巴玛扎西将成为“中国的毕加索”。诚然,我们有理由相信,巴玛的未来,值得期待。
2016年4月23日2016年1月1日写在绍兴水墨澜庭寓所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