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杨夫林
     白沙村庄是日本名画家桥本关雪故居,座落在京都市左京区净土寺石桥町37番地,总面积达一万平方米,是一座日式庭院,宁静祥和,非常漂亮,由桥本关雪生前自己设计并建造。桥本关雪自31岁那年居住在这里直至离世。因为附近流淌的白河之沙,故起名白沙村。白沙村庄被日本国政府指定为国家名胜。桥本关雪的许多重要作品都是在这里创作诞生的。作为画家,桥本关雪被公认为大正、昭和年间关西画坛的泰斗和日本关东画派领袖,绘画成就卓著,受人尊敬和推崇。同样,桥本关雪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日本画家之一,几年来我先后收藏关雪的作品已有数幅之多,而且所藏之画大都精彩不俗。
     桥本关雪1883年生于日本神户郊外的坂本村,逝世于1945年,历经明治、大正与昭和三个年代。关雪作画,山水、人物、花鸟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他早年曾为竹内栖凤的学生,活跃在日本官方的展览会中,后涉足圆山、四条以及南画,但最终还是倾心于传统的中国文人士大夫精神,因此,其画风归入为南画或文人画一路,表现手法十分近似于中国的水墨写意画,颇具中国古代文化的意境和神韵。关雪画风的形成与确立,这实际与他的中国情缘有密切关系。关雪既是画家,又是一位著名汉学家,对中国古文化和艺术有精深研究,并出版过多种与中国文化、艺术有关的著作。比如著有中国游记《山水随缘》、《论石涛》等。此外,他还擅长用汉语作诗文,出版汉文诗集《关雪诗稿》等。
     据资料记载,自1914年起,桥本关雪曾三十多次来中国,与中国许多艺术家过从甚密,尤与吴昌硕、王一亭、潘天寿、傅抱石、刘海粟、梅兰芳等友善,结为至交。1928年,关雪在上海举办个人画展。这年冬,潘天寿与王一亭、刘海粟在名医徐小圃家宴请关雪。关雪用笔作答: “南画创于中华。可惜我不是中国人,不在中华长大,对各地名胜古迹观光机会不多,每隔一二年便来旅行写生一次,以弥补缺陷、增强修养。”由于桥本关雪对中国文人画的推崇备至,主张新日本画在欧美化之外,应当融入中国文人画诗书画印之传统,因此他与王一亭、钱瘦铁、刘海粟等人在上海成立古画研究和鉴赏的解衣社,不时为中日书画家推出各类书画展览,交流文人画心得,并将沪上书画家介绍给日本艺术市场。
     19世纪末至20世纪上叶,中国人出国留学盛极一时,除少量赴欧美留学外,日本成为中国留学生的主要去向。以美术界言,比如生活在岭南的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黎雄才、杨善深等,均先后留学日本,学习日本美术。他们的画受当时竹内栖凤、横山大观、下村观山和菱田春草等新日本画的影响较深。这些人学成归国后,极力提倡革新中国画,融合日本和西洋画法,注重写生,善用色彩或水墨渲染,具有南方特色,开创了岭南画派。同样,桥本关雪对中国美术的影响也不可小觑,其中傅抱石受桥本关雪的影响尤为突出。傅氏1932年至1935年留学日本,曾系统接受日本美术教学,之后又与关雪往来过甚。翻阅现有公开出版的傅抱石画集,上面就能找到傅氏所画某些历史题材的作品,便有桥本关雪影子。比如傅抱石1941年作的《问道图》,则明显仿自桥本关雪1930年参加第十一回帝展的《访隐图》。两画对比,无论在人物形象,还是画面整体构图,都有着颇多类同之处,甚至很多细节也非常相似。又比如傅氏1936年画的《拟关雪赤壁舟游》和作于1940年代的《仿桥本关雪石勒问道图》,连画上的题款也直接标明是拟或仿关雪之画。此外,傅抱石画过数幅《琵琶行》,则与桥本关雪1910年第四回文展的得奖作品《琵琶行》也极为相似。从以上分析,可以认为,傅抱石对日本美术,尤其对桥本关雪的绘画是很推许的。但傅氏聪明过人,他在模仿桥本关雪作品的过程中,匠心独运,自出心裁地将学习、借鉴和创新融会一体,使后来笔下的作品更多地展现出成熟而又个性鲜明的独特面貌。由此可见,傅氏是一位既会模仿然又有创造力的画家。傅抱石最终站上了20世纪中国绘画高峰,成为一名杰出的艺术家。
     沪上书画篆刻家钱瘦铁与桥本关雪也有一段难忘情缘,在此不妨一提。1922年秋天,桥本关雪在上海见到钱瘦铁,观看了钱氏的书画篆刻作品后,大加赞赏,随之撰文发表了《画家钱瘦铁》。次年3月,关雪邀请钱瘦铁去日本举办书画篆刻展览,并愿意倾力相助。经过紧张而短暂的筹备,于同年5月,钱瘦铁书画篆刻展在日本东京如期举行,展览获得广泛好评。之后,在关雪的策划安排下,钱瘦铁在日本又举行了巡回展览,关雪全程操持陪同,历时一年有余,轰动了当时的日本学界画坛。钱瘦铁回国后,其声名日隆。
     纵观近代历史,甲午战争后,中日政治及外交关系恶化,对中日书画界也多少带来影响。然中日民间的文化艺术交流却仍未明显减少,尤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文化圈,沪上书画家与日本艺术家一起组建书画社团,成立“中日绘画协会”、“中日艺术同志会”,以及举办中日绘画联展等,各种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从未有停息。在此过程中,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作为一名日本有影响的画家,为中日两国书画家之间进行文化艺术交流作出的努力,颇富传奇色彩,很值得一书。
2017年6月28日写在绍兴  

     写完这篇小文,顺带再说几句不是题外的题外话。在我的收藏中,有一个特殊系列,即近现代日本画收藏。经过数年努力,至今藏品已近百件,其中不乏获得日本国文化勋章名家的作品。而上世纪80年代至90代初,在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日本画在国际艺术市场中表现抢眼,并出现极度疯狂,一个名叫速水御舟画家的一幅《翠苔绿芝》,竟卖到839.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0亿元),令人瞠目结舌。以此价格在中国几乎可以买到数百幅齐白石的画。但长期来,中国人收藏日本画,却受到两方面困扰:一是政治上日本侵略过中国,这无论对日本或中国人来说,都是极为敏感的,并成为挥之不去的隐痛;二是日本的家族鉴定体系妨碍了正常的日本画收藏。日本人对书画的鉴定完全依托画家后代,而这些后代(至今已到第三、四代)又大多不从事这方面专业,不懂画,且独断专行。2014年2、3月间,我去日本京都、大阪和东京等地,走访过《铁斋堂》等多家知名画廊及美术馆,看过数量可观的日本画原作,结合自己多年来对中国画鉴赏的方法和经验,认为本人所藏的日本画,从时代特征、作品风格、款识印章、画家水平以及装裱形式等诸方面作比较分析,具有真迹的可靠性。然而日本人出于复杂的心理,对流落在中国的日本画往往会不予认可。尽管如此,仍不影响我对日本画收藏的热情。我历来认为艺术不分国界,只要喜欢,唯有坚持自己的理念。同时,也相信这些障碍日后将随两国艺术家的深入交流、环境改观而得到消除。
2017年6月18日写在绍兴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