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忆 古 元
杨夫林
    写罢这个题目,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一张慈祥、平易近人的老人脸容,这就是一位杰出的、蜚声中外的艺术大师古元。古元离我们而去已经近两年了。那是1996年8月的一天,我最先从一位朋友的电话中得知古元先生去世的噩耗,我惊呆了,我不相信也更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然而事实终究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过了两天,我收到了“古元先生治丧委员会”寄来的讣告。这是一个很不幸的消息,我第一件事就是赶赴邮局发出唁电。我狠心诅咒死神, 竟是何等残酷无情。
    我与古元先生的交往,始于90年代初期。那时,我正雄心勃勃酝酿举办个人珍藏名家书画展,去信请古老题词,想不到很快就收到这位老人的墨宝,同时还附来一封简短的信函,祝贺我展览成功。我当时心情异常激动,立即回信表示感谢。从此之后,我们便开始了雁书往来,我和他也因此成了忘年交。
    1995年4月, 我出差去北京,有幸拜访了住在三里河南沙沟大院的古元先生。这是第一次见面,谁知竟成为永诀。那天,我到古元先生家时,他热情地把我迎进会客厅,他态度和蔼可亲,话语亲切,使我一见面就丝毫无拘谨感。谈话中,当他毫无忌讳地告诉我近年因患癌症,已作过三次大手术时,我这才发现他的身体略略有些虚弱,我随之感到真不好意思去打扰这位老人。记得那次谈话,古元先生和我谈得最多的还是艺术。他说话很平和,但性情豁达,完全看不出象一位身患绝症的老人。他对当时社会上有些画家尽赶时髦,以“现代派”自诩,画那些荒诞怪奇的作品深感忧虑,并直言不讳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说,一个艺术家,不能离开自己的土壤,心里应时时想着人民。
    古元先生的匆匆离去,引得所有熟悉他、喜爱他艺术的人为之深深惋惜,他的人品、艺术为人们深切的追忆。今天, 当我检阅自己藏品,又一次拜读古元先生的作品时,禁不住思绪万端。我珍藏着五帧古元先生的墨宝,除两件题字,另有一件木刻、一帧水彩和一幅水墨画。木刻是1982年刻的,应归入他晚年的作品。这件木刻题为《骆驼赞》,画幅41×30厘米,整个画面昂首立着一正面一侧面两只骆驼,黑白对比分明,线描技巧纯熟,画面上方刻着长长一段题款:“负重任劳,取之甚少,予之甚多, 不管炎寒风旱,总是昂着头迈着坚实的步子前进。”这是一幅震撼人心灵的杰作。我非常喜欢这幅作品,它的意义不仅仅是在勉励人们,而更是古元先生一生的光辉写照。
    我藏的另一幅是水墨画,画幅不算大,一张上好的四尺三裁宣纸上画着一头母牛和一只牛犊,上录鲁迅先生语:“吃的是青草,挤出的是奶。”这 是一幅具有明显版画风味的中国画,整幅画用墨厚重,造型完美,线条粗犷,力度不凡。古元先生一生很少创作水墨作品,而这帧可以认为是他存世不多的水墨画中的杰作,立意高,境界大,笔墨精,因而珍贵倍加,尤为难得。
    在我的珍藏中,还有一帧古元的水彩画,我把它取名为《太湖渔歌》,这是一幅十分迷人、美丽的江南水乡风景画,全幅40×31厘米,湖面上有远山、飞禽、白帆、船只、焦叶、倒影……整个画面云水一色,蔚蓝蔚蓝的,充满诗情画意。湖的中央,移动着一只小船,看上去这里似乎是一户人家,船头坐着家人、小孩,船尾一位戴着斗笠的中年汉子正躬身用力划动木桨,小船缓缓向前行驶。赏读这幅画,使我倍感亲切,这是水乡劳动者富有诗意的欢快生活,它唤起我20余年前曾在家乡农村生活、劳动时的回忆,一种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纯情和乐趣。也许,这正是古元作品艺术魅力所引起的共鸣。
    如今, 古元先生已溘然长逝, 远离这个他曾经热爱过并为之奋斗过的世界。然而, 他一生创造的许多奇迹, 将实实在在与这个世界共存。我想, 人们肯定会永远记住他的, 记住一个不朽的名字——古元。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