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聚墨斋随笔
【文章列表】
 
● 情结高原的韩书力 
● 杜滋龄印象 
● 读名家笔下的马 
● 我求王镛墨迹 
● 忆 古 元 
● “怪人”石开 
● 马一浮书法 
● “甲骨泰斗”潘主兰 
● 复得邱振中墨迹 
● 周韶华艺术常青 
● 周怀民的“太湖漁歌” 
● 林散之与沙孟海 
● 假画引来的真迹 
● 邵飞其人其画 
● 石开的书法与篆刻 
● 山水画家杨石朗 
● 南“萧”北“游” 
● 《赤壁泛游图》珍藏传奇 
● 张 朋 
● 冯远与唐勇力 
● 郭全中、王炎林和邢庆仁 
● 借古开今 创造真境
       ——何加林的山水画艺术 
● 怀念钱君匋先生 
● 杨春华的国画艺术 
● 陶博吾走出百年孤独 
● 津门画坛美 风韵尽入藏
       ——喜得何家英人物画 
● 率真恬静平和
       ——林海钟山水画浅识 
● 军旅才子 成就瞩目
       ——读张道兴人物画 
● 读画拾零(五篇) 
● 花鸟画家何水法 
● 刘海粟——中国画坛的奇迹 
● 优美的线条 清新的意境
       ——杨延文山水画赏析 
● 胡伟,张进,梁铨三画家作品收藏小记 
● 感受汪伊虹 
● 画坛两个张建中 
● 范扬与他的“范式”山水 
● 诸暨“四老” 
● 又见刘继潮 
● 楼国明其人其艺 
● 我眼中的朱仲夫 
● 我读冯今松 
● 巴玛扎西及其超现实水墨 
● 徐希的水墨情缘 
● 画家与牛 
● 书法奇才白砥 
● 一幅珠联璧合的清韵图 
● 石齐与《马背少女》 
● 我所认识的周砥卿先生 
● 三石楼主曾宓 
● 我收藏一套富冈铁斋书画尺页 
● 白沙村庄主人桥本关雪 
● 余任天的艺术人生 
●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新西兰旅行日记两则
杨夫林
    
一、游激流岛探顾城旧居

    虽然不能完全读懂顾城的诗句,但还是十分喜欢他的诗,前前后后曾买过不同版本的多本顾城诗集。今天终于有机会,来到当年顾城别离嘈杂、一度隐居过的新西兰激流岛。站在顾城旧居前,我几乎一阵发呆,这就是二十几年前顾城生活过写作过的住处?树枝掩映的房子,如今空寂无人,藤蔓爬墙,满屋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目睹这般凄酸苍凉的场景,自然更勾起对诗人的怀念。离开之前,我拍了几张照片。
    顾城自毁毁人,固然残忍,自不可取。但生活在一个纯真和充满梦幻的年代,他以孩子般的诗和语体构造了一个诗的天国,留下无数不朽的诗篇,不失为是一个用自己独特眼光看世界的伟大诗人。录一节顾城的诗与同好共赏: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想涂去一切不幸
            我想在大地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2016年4月23日写在奥克兰     

    
二、参观国会大厦偶感

    从奥克兰驱车前往惠灵顿,全程650公里,用了近8个小时。惠灵顿位于北岛南端,是新西兰的首都。惠灵顿城市不大,宽度只有两公里,依山建筑,三面青山环绕,一面临海,环抱着尼科尔逊港。整个城市绿荫蔽日,气候宜人,风景十分优美。
    很早听说新西兰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政治民主国家之一,政府清廉著称于世,社会治安被列为全球最好,国民可享受高福利待遇。于是到了惠灵顿,首先想到的是要去看看新西兰国会大厦,因为它被看作是这个国家政治民主的象征。形状酷似蜂巢的国会大厦竖立在市中心,所有国会议员和政府官员都在这座大楼里办公。国会大厦每天对外开放,游人可自由进出参观。大厦内有免费讲解员,据介绍得知,新西兰国会议员全部由老百姓直接选举产生,由多数党执政,政府的重要政策都要经过议会辩论通过。议会大厅看上去像个拳击场,开会时两派议员会相对而坐,壁垒分明,执政党和政府官员在这儿被人痛斥将是常事。若碰巧遇上议会开会,游人还可以申请旁听。由于当天无会议,自然无缘见到议员们激烈争辩的场景,留下些许遗憾。
    这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几乎没有什么特权,总理没有保镖随扈,上班下班或去餐厅时,和部长、普通公务员会走在同一条走廊里。在这里还听说这么一件事,有个毛利小伙刚当选部长没多久,去美国出访时用公款买了一副拳击手套和一条运动短裤,结果竟因此而引咎下台谢罪。联想到近二年国内的反腐风暴,气势猛烈,现状惊人,抓了贪官无数,但老百姓仍不无忧虑,认为隐藏的贪官还很多。有人提议学学西方的民主制,从根子上消除腐败,然而却会招致各种非议,中国此路走不通。但无论怎样,社会要向前发展,人类将走向进步,希望中国走出一条更好的路子来。

     
2016年5月8日写在新西兰旅次    
    
 
浙江省绍兴市聚墨斋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 13957533518